0 (800) 420-78-78
8500, Gray Street, Chicago, IL, 55030

拯救山鸡蛙(山鸡细趾蟾),我们在行动 – 两栖动物 – 爱动物网

山鸡蛙,世界上最大的青蛙之一,即将从灭绝的边缘被拉回。

山鸡蛙可能还有救。

五年多前,一种学名山鸡细趾蟾(Leptodactylusfallax)、俗名“山鸡蛙”(mountainchicken)的青蛙被飞机空运送出蒙塞拉特岛(Montserrat),远离了一种致命真菌的祸害。

现在,科学家认为,这种极度濒危的两栖动物的未来前景相当乐观。

人们只在加勒比海东部的蒙塞拉特岛和多米尼加岛(Dominica)上发现过这种山鸡蛙的踪迹。

这种世界上最大的青蛙一度曾是当地独有的物种。

经年的过度捕杀、栖息地丧失和蒙塞拉特岛当地的火山喷发致使山鸡蛙的数量减少。

山鸡蛙曾经的栖息地爪德罗普岛(Guadeloupe)和安提瓜岛(Antigua)等岛屿,都相继宣布了这种两栖动物的灭绝。

2002年,蛙壶菌(Batrachochytriumdendrobatidis)给多米尼加岛上的山鸡蛙带来了灭顶之灾。

2009年,这种真菌出现在了蒙塞拉特岛。

研究人员估计,大约在一年的时间里,蛙壶菌就害死了岛上80%的山鸡蛙。

那时,山鸡蛙的未来看起来似乎一片灰暗。

英国达雷尔野生生物保护信托基金(DurrellWildlifeConservationTrust)两栖动物项目经理JeffDawson说:“他们一度认为,多米尼加岛上的山鸡蛙已经灭绝了。



促进山鸡蛙数量回升项目(MountainChickenRecoveryProject)的LloydMartin说,蛙壶菌开始在蒙塞拉特岛上爆发时,“每个人都有点震惊”。

蛙壶菌出现在岛上不久后,多米尼加岛就禁止了山鸡蛙的狩猎。

2009年,蒙塞拉特岛政府也做出了同样的决定。

“当时人们并没有为此而大惊小怪,因为他们明白这些动物遇到了什么事情。

”Martin说道。

蛙壶菌在蒙塞拉特岛全岛蔓延了开来。

随即,达雷尔野生生物保护信托基金和其他组织用飞机将岛上最后50只健康的山鸡蛙送离蒙塞拉特岛,空运到了英国和瑞士的动物园。

在那里,这些山鸡蛙成功繁衍了后代。

自2011年起,四组人工繁殖的山鸡蛙相继在蒙塞拉特岛被放生。

一开始,人们在这些山鸡蛙皮肤下植入了小型无线电发射装置,以此跟踪监控它们的情况。

不过,这些小型无线电发射装置最后都没电了。

被放生的山鸡蛙加入了蒙塞拉特岛上幸存山鸡蛙的行列——就人们所知,蛙壶菌爆发后,蒙塞拉特岛上就只有两只山鸡蛙(一雌一雄)存活了下来。

“如果这两只山鸡蛙能在蒙塞拉特岛上活下来,那么其他山鸡蛙或许也可以。

”Martin说道。

人工繁殖的山鸡蛙被放生到了岛上,人们希望他们能在(各组)相互隔离的情况下繁殖出足够的数量。

与此同时,英国也保留了一些不会受到蛙壶菌侵扰的山鸡蛙。

2014年6月,人们放生了最后一组蛙。

当它们被重新安置到新的地方时,“研究人员发现的那些山鸡蛙身上都没有携带任何蛙壶菌——所有山鸡蛙的状态似乎都很不错,”Dawson说道,“不过,目前我们还不能肯定,这到底是因为这些山鸡蛙有了一定程度的抵抗力,还是因为放生的时间只有一年(山鸡蛙还不足以染上蛙壶菌或表现出感染蛙壶菌的症状),抑或是因为岛上蛙壶菌的总体覆盖率变低了。



山鸡蛙栖息在陡峭、偏远的地区。

他们的繁殖期始于四月份左右,春日的细雨开始落下之时。

蒙塞拉特岛上的研究人员每周都在外寻找这种生物,不过,他们成功概率最高的时候还是在繁殖期。

雄性山鸡蛙会用类似狗吠的低沉声音呼唤雌性。

雌性山鸡蛙则会在地下建造巢穴,并在那里养育后代。

很大程度上来说,山鸡蛙是一种夜行性动物。

这些小生灵白天的时候会暂停活动藏起来。

在干旱的季节,它们甚至会有更长的时间暂停活动。

(我曾试着在蒙塞拉特岛上寻找山鸡蛙,但是不幸没能找到。



最后一组山鸡蛙在蒙塞拉特岛被放生后,一场严重的干旱袭击了加勒比地区。

因此,2015年,蒙塞拉特岛上的山鸡蛙数量并未显著提升。

今年春天的降雨将会告诉我们,这些人工繁殖的山鸡蛙在干旱季节中的命运。

多米尼加岛上山鸡蛙的情况似乎更好一些。

Dawson说:“有迹象显示——我们在多米尼加岛上进行了调查研究——多米尼加岛上有山鸡蛙活了下来,而且它们又再度开始繁衍了。



“蒙塞拉特岛上一些山鸡蛙的表现让人觉得很有希望——它们正逐渐适应这些现状,它们活了下来,”Martin说,“鉴于我在多米尼加岛上看到的情况,我想保持乐观态度——我认为,同样的事情也会在蒙塞拉特岛上发生。



“我们将能够拯救山鸡蛙,”蒙塞拉特岛农业、住房、贸易、土地和环境部长ClaudeHogan说道,“保护生物多样性。

我想,那就是我们的职责。



我们已经发现,蛙壶菌和全世界许多两栖动物——包括至少200种青蛙——的灭绝有关。

Martin说,蛙壶菌“总会出现的,不管你把这种青蛙放到哪里,它终究要面对这一挑战”。

但现在,山鸡蛙至少有了一个逃脱灭绝命运的机会。

“我们应该团结一致,共同努力,拯救这一物种。


bckbet网站_Bck注册登录_bckbet官方下载